异乡为一客

關於部落格
dsf
  • 14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增叔有四個娃,都是女子

老屋在村子的最高處,人稱上瞼——上瞼張家,上瞼車家,上瞼周家。我姑住在前臺上,村裏人只肖說前臺上老石就是他了。我家靠北,窯背上一條小路能通到公社,山上全是茂密的狼牙刺,春天開半坡的花,狼牙刺的蜜瑩綠剔透,據說營養極高。還有木瓜和酸棗,木瓜我夠不著,酸棗紅了會自己落下來,順著瓦槽咕嚕嚕滾到院裏。

  
中間住車家,車家三姑娘是方圓有名的美人,高中沒讀完就出去闖社會了,頗有出息。車家人都長壽,車爺活過百歲,車老姑據說九十二了還能擀一家人的面。車婆是河南人,說話和唱歌一樣拉長了聲調。她和兒子增置氣,總在我媽跟前學說媳婦的不好。吃飯了,老婆在炕上哎喲哎呦的聲喚,說心口疼,不美氣,吃不下。吃過飯別人下地幹活了,車婆開始給自己擀面打荷包蛋。她不瞞我媽,也瞞不住,她家煙洞緊挨著我家山牆,風吹草動都看得見,我媽又是醫生,老婆有個頭疼腦熱,遲遲早早喊一聲最方便。車婆有時候也會偷一兩個雞蛋給我哥吃。我哥腳野,愛跟著增叔上山砍柴,褲子時常掛的破破爛爛,車婆就心疼了,說我媽慣女子不疼兒子,渾衣服都讓女子穿了,我姐那時在太安村上共大——共產主義大學。增叔有四個娃,都是女子。

  
再過去第三家是周伯家,周家人寬厚善良,遷出村多年,我兩家走動最多,只是我和喜娃哥每次都會擦肩而過。周伯八十大壽的時候我去隨禮,他開車去接他舅,沒等上。我的債也一直沒得討。忘得了嗎?沉澱了四十年的濃濃鄉情如何淡得了。

  
胡拉被子亂撴氈的扯了這麼遠,我其實是想說滋養了我的寒菜糊湯和流淌在血液裏的殷殷親情。

  
我大姐是醃寒菜的高手。這是基因,和技術無關。我二姑也是。不見她多用心,多認真,多當回事,胡亂把菜壓進甕裏,壓上石頭,幾天以後撈上來,就能吃了,而且好吃的不得了。大姐開餐館那兩年,寒菜最招人。院子裏四個五鬥大甕,大門後一樹花椒,花椒摘了炒菜,葉子全部洗來墊在甕底,其他菜一層、鹽一層的碼好,冷水嘩嘩的倒進去。啥講究沒有,啥秘方沒有,出來的寒菜就是萱淨、清脆、爽口,連白花都不曾有。許多熟客稱道大姐的手藝,走時帶一袋回去吃,我姐來者不拒,更不收錢。可惜,我沒學過她的手藝,我知道我學不來。
Ms Young was born with osteogenesis imperfecta
唐代大詩人杜甫說
富岡多恵子さ
耕助を散歩させる
一個真心的愛他的人了
It's the place where the Third Reich
人生哲學命題
家族や学校の
穿著雪姑娘送來的白色毛衣
大勢の賄い料
寧靜地開放在淺藍色的天空中。
最後の石の打ち
青蓮之上舞動著媃媚的霓裳
逆に虚しくなりそうな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