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dsf
  • 14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內臟出血不治而亡。

說起這自告奮勇,還有一段很有意思的故事。二牛心地善良,為人執拗;別看人長得又高又大,有股蠻力,但不善表達感情;雖說見過幾個,但不是人家看不上他, 便是他對人家不滿意。總之,二十好幾了,還未討上老婆。知情的人都知道,這其間的原因,很大程度上是他偷偷地愛上了本村的秋花。秋花是前幾年才嫁到村上 的,剛有個孩子不久,丈夫便因喝酒過多內臟出血不治而亡。人們都清楚地記得,出殯那天,秋花哭成了個淚人。尤其是她那句“我的天哪,缸裏沒水叫誰添呢?” 讓人深感悲涼。當時二牛也在場,心裏很不是滋味,覺得秋花孤兒寡母也怪可憐。

丈夫走後,秋花無奈地打起水來。剛開始打水,桶雖然送到井裏了,可擺來擺去就是擺不倒,桶裏只有淺淺的一點水。她一著急,猛地一送,只聽“撲通”一聲,桶 沉入了水裏,原來是桶攀掉了。秋花又急又愁,只好看著井發呆。這時,剛好二牛從自家院裏走出,看著娉娉婷婷臉色發紅的秋花,心裏不由一動,瞬間便迷瞪過 來,走向近前。問:“這是怎麼了?”秋花面無表情的看看他,說:“桶掉井裏了?” “那還不趕緊撈?”“咋撈啊?”“我幫你!”

二牛說著又跑回到自家院裏,很快拿根長竹竿和一把抓鉤,用繩子捆好,送入了井裏。井水幽深,二牛俯下身去,粗壯的胳膊攪動著竹竿,似乎打摸著了鐵桶,猛地 一勾,桶剛一露面,又沉了進去。二牛不慌不忙,沉住氣,再一次打摸,幾個來回,功夫不負有心人,那沉入水下的鐵桶終於被打撈了上來。二話沒說,二牛修理好 桶攀,輕輕鬆松地提上滿滿的一桶水來。秋花真誠地說了聲“謝謝你,二牛!”二牛臉一紅,說:“嫂子,都是一家人,謝啥?以後有難處,我幫你!”

這時,井邊已經站滿了很多人,其中有打趣的說:“二牛,乾脆你包了算了!”二牛的臉更紅了,像個大閨女似的頭一勾,囁嚅了一下說:“包就包,只要她願 意!”秋花的臉也紅了,羞羞答答地提著水走了。大夥一個個覺得很尷尬。只聽後面有人爽聲說:“要包,大夥的全包了,這男女間的事,我包了!”大家一看,原 來是“冰糖嘴”曹二娘,於是又都樂了。當即就有人接上了話茬:“他二娘,男女間的事你怎麼包了,你到底是男的,還是女的?”只見曹二娘撇撇嘴,愣愣眼,陰 陽怪氣地說:“想知道,來試試?”一伸手抓掉了那人的帽子,往腿間一加,眾人哈哈大笑。

不過說是說笑是笑,從此以後,二牛真的動了他那牛脾氣,這從井裏打水提水的活他真的義務地幹上了。你別說,這一幹還真的減少了很多麻煩,很大程度上提高了 打水提水的速度。二牛倒是沒有什麼,大夥每每看到二牛那個實實在在的樣子,不為他做點什麼,臉上還真有點掛不住。於是有人不止一次地催促“冰糖嘴”。特別 是秋花自從那次紅過臉之後,每次打水,她雖然也和別人一樣,都是二牛一人幹的,但她從內心裏知道,這一切都是因為她自己,她越想越覺得對不住二牛,可二牛 還像以前一樣幫助她。



月照亮了雲,雲朦朧了月
那一段心傷,只是曾經
等到大雁歸來,相約村北的桃林
一滴離人淚,傾城幽夢
出てきた為五郎
飛倦的鳥兒歇息的樹椏
頭白髮的父母冷風裏揮手為兒送行
一味求空,猶如一張白紙
我一人孤獨的行走著
Accounts of what happened next differ.
「代理出産」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