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dsf
  • 14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不管怎樣想躲開那種曖昧

五年前我偕新婚妻子張紫怡來到深圳,分別求職於兩家頗具規模的公司做職員。一個偶然的機會我認識了崔盈與何振東夫婦,不久張紫儀通過我和崔盈成了特要好的閨蜜。交往很平常,無聊時在一起吃頓飯或是狂侃,有時也一起遊山玩水,在異地他鄉相互間能成為不錯的朋友是件很開心的事。一日,崔盈打電話要我們去她家喝酒,但張紫怡卻要加班,我只好一個人先去。我到了,只有一個不太熟悉的的女孩在。又等了一會,何振東打來電話說暫時回不來,那個和崔盈要好的同事也說是另有要事來不了了。一個男人兩個女人,那頓飯吃的好無聊,不過那頓飯以後一切都改變了。

崔盈明顯給我打電話多了,我們單獨在一起的機會也日漸增加了。 

一天夜裏,何振東給我打電話說:“蘇岩,你來一趟吧,崔盈和我生氣了,她說只有你的話她才聽。”我沉吟了片刻,“你到底來不來呀?痛快點好不好?”我看看張紫怡 ,她問我什麼事,我告訴她崔盈兩口子生氣了,她好像很大度地說:“讓你去是吧?那就去呀!”

崔盈 披頭散髮地坐臥在地板上,何振東牽著她的衣袖半蹲著身子,我的到來似乎還真管用,崔盈急忙爬起來指著何振東的鼻子說:“你知道人家蘇岩怎麼對紫怡的?再看看平日裏你做事的樣子,就像傻子一樣!你們兩個要是換換就好了。”這時,我明白何振東也沒打她也沒罵她,她完全在撒潑。她說的話讓我心驚肉跳 ,我看了看何振東,“這不沒事了嗎?我走了,紫怡還在等著我呢。”我故意把紫怡著重地指出來,我怕何振東誤會。何振東竟然沒任何反應,他很無奈地叫住我說:“你呆一會又怎麼了?她不止一次這樣瘋瘋癲癲了,我真是莫名其妙,你善於講大道理,幫我勸勸她。”“別理他!你看,他像個男人嗎?蘇岩,你不知道,我真是受夠他了!”“受夠了就離婚!幹嘛這樣胡攪蠻纏?”“哼!終於露出你的狼子野心了!你早就想說這句話了。”“嘿嘿嘿嘿!”何振東一陣冷笑,“你真是無聊之極,軟了,你說我窩囊,硬一點你就說我有野心,你還讓不讓人活了?”我再也無法計較什麼嫌疑了,說不准這樣下去兩個人會打起來,如果我在還讓兩個人幹仗豈不讓人笑罵?我委婉地對崔盈說了許多半是訓斥半是勸慰的話,而對何振東說些全是勸慰的話。還好,兩個人總算熄火了,我也渾身疲憊地回家去了。

紫怡還沒睡,她給我打開門,看看了牆上的鬧鐘,眼裏是那不滿的眼神。我有些生氣,不軟不硬說:“虛偽!”“你說誰?”紫怡竟然沖我瞪圓了眼睛,“你還有理髮牢騷,幾點了?誰知道你去哪里啦?”“無聊!”“我看你才無聊呢!”“你懷疑我?那你為什麼不打個電話證實一下?”“你做好事去了,我若打電話過去豈不是爭了你的面子?”“你。。。”我無語,本來想沖個涼和她親熱親熱,這一下都跑到爪哇國去了。

第二天見到崔盈我問她昨晚是怎麼回事,為什麼要我去,她竟然莫名地說:“我就是要你和他比比。”“呵呵,你說那樣的話有點過分了啊,一般男人是受不了的,我告訴你如果要是當面拿別的男人 如此說事,我絕不會善罷甘休。”“所以,你夠男人啊,他不是男人,軟不夠軟,硬又不夠硬,沒一點原則和立場,從我認識你我就知道了我以前是多麼錯誤。”“什麼意思?別開玩笑啊!”“我沒開玩笑,難道我懺悔一下都不行嗎?你也太心狠了吧?”這哪跟哪啊?我只好找個藉口逃之夭夭,我知道,張紫怡也不好惹。

可是,不管怎樣想躲開那種曖昧但它總是糾纏在我的生活裏,甚至愈演愈烈,差點讓我迷失了方向。

張紫怡開始留心我的電話,一天晚上她問我;“你們公司和崔盈 她們公司有業務?”我說沒。“那為什麼她老打你的電話?”我一時不知道怎樣回答,卻又不肯讓張紫怡占了上風,“你的電話就沒有男人打過嗎?這不很正常嗎?大家都是朋友,有什麼大驚小怪的?”“你混蛋!沒結婚的時候你怎麼不這樣說?”“哼,我從來沒改變過,我還是我。是你變了,變得多疑過敏!”情

只能在他們注目之下
感謝身邊支持我的每一個人
好水好山看不足
一個禮拜的七天
佯裝出來的太累
總認為夢想會在那裏等我們
她的爸爸
沒想到孩子的答案晴朗堅定。
就讓我壹個人傷悲
在這秋草未曾變黃的季節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