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dsf
  • 15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上坡捉草蟲的初衷

逮螞蚱是從草芽出來以後開始的。天氣漸暖,枯黃的草色中剛露出一點綠意,就有一種長不大、體型小的螞蚱出現了。它善於蹦,並且和山坡地一樣顏色,如果不盯緊,根本看不著。這種小螞蚱,剛築巢的小燕子也喜歡啄它。

    
到了夏天,螞蚱數量多了,種類也多了。在長著“車軲轆前兒”(車前草)、屎殼郎滾糞球的土道上,常有一只只帶著“忒兒——忒兒——”翅音的螞蚱飛起。雖然此時多半沒有逮它的打算,但也給孩子一絲驚喜。

    
進 入秋天,正是逮螞蚱旺季,此時螞蚱最肥。玉米田愛趴“螞蚱墩兒”,穀秸上愛掛“蹬倒山”,豆秧壟兒和白薯地裏愛鑽“大螞蚱尖兒”,矮地階灌木叢愛有“大驢 駒”,還有愛搖頭擺須兒的“金鐘兒”在草木窠裏蹦來蹦去。或大或小或顏色有區別,叫不上名的螞蚱,還有多種。螞蚱墩兒短粗,翅短,灰褐色,蹦不起來,最適 宜逮。蹬倒山不光體型大,眼睛也大,頭上有一對搖擺不定的長須。它目光靈敏,不容易靠近,而且它強健有力的兩只後腿上有鋸齒,逮它時必須格外小心,先把它 兩只後腿掐住,否則就會被它腿上尖利的鋸齒劃破手指。大螞蚱尖兒和蹬倒山的顏色一致,通身是綠,卻身材狹長,超過人的手指,眼睛也是長形的。它善於飛,飛 得遠,飛起時可見翅羽下紅色內衣。逮它時需從它身後捏住翅羽。大驢駒處世孤獨,不願交友,它呆的地方多在穀黍地、矮地階、場院穀垛上邊。它黑色身軀附兩片 短羽,像腆著肚皮的“暴發戶”扣一個不合身的馬甲,不招人喜歡。

    
家長轟趕孩子上坡捉草蟲的初衷,是鍛煉孩子從小關心家庭,給家庭生活出 力。然而,孩子在逮螞蚱過程中,也學得了知識,尋找到了樂趣。對付各種螞蚱,他們掌握了捕捉的本事。比如逮善蹦的螞蚱,就將揚起的小手作金鐘罩之狀往下 扣,在它將要蹦起的刹那間,照準它的頭頂扣下去,成功就差不離兒。對善飛的螞蚱,一定進行死追,一次捉不成,追上幾次,它也就飛不遠了,最後落入你的掌 心。不管是蹬倒山還是其他螞蚱,門齒都特別發達,其門齒在口腔中占重要比例。這一點,與其習性相關。另外,螞蚱血是黑的,黑紫黑紫,如熟透的黑桑葚果汁顏 色,但聞起來腥臭腥臭。

    
孩兒們的天性,是你只要把勞動和讓他們玩、吃連在一塊兒,他們就有充足的動力。大秋時,各種母螞蚱將要產籽,它 們不論體型大小,都揣著一腔籽。有的孩子從家裏偷出一盒火柴,就預備燒螞蚱吃。幾個孩子分頭行動,揀來細柴枝、乾草棍,點燃火,將帶籽螞蚱扔進火堆裏,一 會兒就能吃到香噴噴、金燦燦的螞蚱籽了。把揣籽的蹬倒山和大螞蚱尖兒帶回家,此時不像山坡上“野炊”那樣急切,而是小心製作,將它擱在煤火爐上邊熥,上邊 壓一塊“支鍋瓦兒”,仔仔細細把螞蚱蓋嚴。幾個小孩兒就在爐臺邊垂手而立,眼巴巴等候爐火上的動靜兒。這時候,小孩們也不像地裏那樣“嘴頭兒急”,吃起來 都有點兒風度,慢條斯理,還互相謙讓,顯出雛形的“哥們兒義氣”。蹬倒山的一雙後腿,裏邊的肉像螃蟹腿裏邊的肉絲一樣白細,把它順向剝開,露出一個肉棒 兒,入口香美。當然,他們在地裏逮螞蚱,“瘋夠了”,餘興還會驅使他們拿倭瓜花當鳥籠子,再逮一兩只蟈蟈,裝回家去快樂幾天。

一碗白生生的豆 腐
掛在牆壁上小楷橫幅
等到悲歡離合都嘗盡
曾有那麽壹段時間
讓我們積點滴成大川
It's kind of like going to your neighbourhood grocery
彼常怀感谢の
感覚が残り
習慣了生活中有他
音樂的世界五光十 色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