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dsf
  • 14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我突然很想笑,想瘋狂地大笑

故事從有意無意地閒聊開始。從以寵溺和曖昧的稱號開始,他仿佛無意,又仿佛一個精明卻冷靜的獵人,偶爾逗引,偶爾嬉鬧,偶爾關懷,讓我一步步陷入,沉溺不可自拔。

關於他的愛情故事,流言蜚語卻從來沒有停止過。一會兒是俗套的老總女兒的故事,一會兒是其他女同事與他的故事。特別是老總女兒與他之間,據說當時已經談及婚嫁。只是大約老總的一些話,傷了他一個大男子主義者的自尊。也許就是在那一刻,煩不勝煩的他選擇逃避和結束,將備選的對象瞄向了我。(可是,我算過他的備選項嗎?這是我後來走出時才想明白的一個事實。也許,對他,我曾經連備選項都不是。)

我溫柔而嬌嗲地陪伴他。略帶些害羞,也有些自豪。因為他放棄了那些瑩花豔草,最終將目光轉向了我。我自豪地覺得,是我的與眾不同吸引了他。
“你就是那個我想找的,可以一起過日子的人。”
我不滿足,因為我還需要愛情。適合過日子,和喜歡一個人,完全是不同的兩碼事。我要他的愛情。他安慰我,只是不好意思說出那些話而已。難道,對你在我心中的位置,你就這樣沒有自信?
可我,始終覺得,我們之間缺少了什麼。儘管他告訴我,他在我身邊。但我仍然覺得,他遠遠地,像在我神周之外飄蕩,我似乎握不住那條線。
我開始和他鬧。因為他的爽約,手機關機,讓他尋我不到。然後是和好。每天和他煲長長的電話粥,他說,和我聊天他永不會厭倦。我們描畫關於未來的場景,我寫詞,他譜曲;他答應我要為我錄一首特別的歌。我試著喜歡他最愛聽的歌。我有那麼多那麼多的喜歡要給他,多想牢牢地佔據他心中的位置。愛他,關心他,把所有的溫柔都給他。
可是不到三個月的時間。不知是哪里出了差錯,他厭倦了。他說,他討厭我話多的樣子;他說,他不想聽見我說話的聲音;他說,他正在為他的女朋友慶祝生日,我們都會幸福。
那麼久,那麼久,仿佛世界突然崩塌了。我彷徨在街頭,在家中,我避開我們一起走過的路,買過的水果,聽過的歌。這個世界為什麼這麼小,小到哪里都裝不下我。世界為什麼那麼空,抓不住任何東西,填補這塊被挖走的空白。

我以為那不過是氣話。過了那幾天,他一定還會回過頭來找我。我以為,我們只不過是出了點小問題,他是不會就這麼拋下我獨自走開的。
時間一天天過去,等我等到不耐煩,好容易鼓起勇氣聯繫他。得到的結果卻是電話被掛斷。他就這麼不肯給我一個理由,至少告訴我發生過什麼。後來才看到,原來已經有人對他說,我的王。 散文居
你很愛她,很寵她吧。她的王。我突然很想笑,想瘋狂地大笑。為自己的等待,為自己尋找藉口要原諒他。為自己傻乎乎的幼稚和虛榮。最後的最後,我存下了他發給我的“我們都要幸福”的短信。

涙を流すことになる」 They ask that the review be transparent and carried out. 自分の人生を放棄 波濤總要卷走一切! The money doesn't even come from neuroscience." 心靈的默契 一醉方休祭奠了那些失散的歲月, 春から来た明媚で! の消去愁肠百结 現在度娘就是好,貼身溫情!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