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dsf
  • 15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洛水還在流麽?

  洛水,或許本來是壹條平凡的河,但是,曹植來了,在這裏停下馬車,他說那個亦真亦幻的洛水女神出現了,於是有了《洛神賦》。再後來,顧愷之的“高古遊絲描”又留下了壹幅《洛神賦圖》。

  說到《洛神賦圖》,壹幅名畫,評論萬千。妳如何看《洛神賦圖》?

  其實無所謂了。

  傳說,曹植所描寫的輕靈飄逸的洛水女神就是故去的甄妃,人們多叫她是甄宓。或許,她的名字不叫甄宓,但是,既然大家都如此喚她,就這麽叫著吧。人們都說,曹植跟甄宓才是真心相戀的壹對,可是,父兄阻礙,最終,抱得美人歸的是曹丕。

  有些大家站在《洛神賦圖》前面,他們點評的時候扶著厚厚的玻璃鏡片指指點點,說什麽“高古遊絲描”的繪畫技法是多麽高超,說什麽顧愷之的手法是多麽嫻熟。我只是壹個普通的人,我不懂那麽多,我只是簡簡單單地去感受我所能感受到的,我只是那樣去體會我所能體會到的。

  我覺得,是也好,非也好,又能怎樣?

  顧愷之不會在乎了,曹植不會在乎了,甄宓也不會在乎了。他們或是作畫的人,或者是畫上的人。畫還在那裏,反正人已經化為黃土。

  就是想要追究什麽,也無從知道什麽。就那樣吧,任憑後人去評說。

  時光匆匆,當年的故事被歷史的無情所沖刷。

  物是人非的時候,在所謂的君臨天下的權勢逼迫之下壹朝分離便永不再得相守的人已是陰陽相隔。

  他的,她的。

  當年,當年,當年,當年,當年。

  妳說,往昔是什麽東西?

  對於那時候的他來說,回憶是最不堪的,壹觸碰就把心紮碎。

  洛水長流而去,馬車停佇。沒有人什麽知道當時的曹植是不是真的看到了傳說的洛水女神。我猜,更多地還是幻想吧,是幻想而已,連壹個幻象都沒有。

  那個才子,或許在懷念那人。畢竟,那人還在世的時候,不能相伴在身邊,至少還可以見到她的壹顰壹笑,莫說是千金不換,就是萬金十萬金百萬金千萬金又如何能夠動搖呢?可是,唯獨壹個道義禁錮了情字,唯獨壹個父兄分隔了念想。

  這下,倒也是不必再生生思念了,因為與她已經今生自是再也成雙不得了。她死於另壹佳人的陰謀之下,此生不復相見。

  想要抱著冰冷的屍體痛苦地嚎啕,不,不,那是兄嫂,那是王的妃子,不可以。連壹個那樣簡單的奢望,都只能是奢望,又何必談什麽白首呢?

  如果,如果真的有壹個如果,她是跟他壹起煮酒吟詩、起弦風雅,是不是,就不會在他的深宮裏香消玉殞了?

  是又能怎樣?反正已經回不去了。

  曹植寫下文章的時候,活生生的人已經不在了,窈窕清麗之姿只落得成為回憶而已。但是,至少那時候,回憶裏的還是真實的過去,還是壹個真正的甄宓的顏色。

  後來,顧愷之出現了,世人說那是壹個擅長畫人物畫的大家,然後,顧愷之磨好了墨,拿著紙筆。

  《洛神賦圖》畫出來了。

  妳畫得再好,也不能還給他壹個甄宓,或者,退而求其次,哪怕是壹個真正的幻境之中的邂逅,也給不了他。

  我知道,妳的筆下有萬千人世紛紛之景象,都說,世事紛擾都被妳畫盡了,鶯歌燕舞和添酒開宴都被妳畫活了。

  可是唯獨是壹個甄宓,妳只能畫出妳以為的那個傾國傾城的朱顏玉色,妳沒見過她,妳也不曾愛過她,妳從只言片語之中體會出她的形神,然後就下筆。

  壹抹高古遊絲描,美人躍然於紙上。

  髣髴兮若輕雲之蔽月,飄飖兮若流風之回雪。

  如果曹植泉下有知,有人把他苦苦追念的人畫了下來,有人給了他壹個紙上的相會場景,不知道是無奈還是欣慰呢?

  再好的畫家也罷,再美的畫作也罷。其實,無論是多麽巧的手,也繪不出壹個真正的甄宓。千百年之前,她不就已是壹縷香魂了麽?後來寫文章的他去了,再後來讀了文章之後畫了畫的他也去了。

  如今,她不知道,他也不知道,就是畫下那幅畫的他也還是不知道,洛水還在流麽?

xia xia is just a cat how do I set? we high school farewell the memory of the site happy night barbecue slow down the pace of yourself life without regrets some people go wandering outside the heart the first task is complete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