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dsf
  • 14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相濡以沫,還不如相忘於江湖

此刻我是紫鵑,心裡只有姑娘的丫鬟。
  
  

我想,我會試著勸姑娘放手。奈何你要苦了自己,獨鍾心於寶玉。堅持著木石前盟,等待淚盡身殞。姑娘這又是何苦呢?你自是天下無雙、超凡脫俗真性情的可愛女子,只是不得入世俗人的歡喜,他們??不懂你小性子下的率真;不懂你孤傲下的可憐之處;不明白你愛情不能表達且受到種種阻礙的苦痛;不了解“寄人籬下”的涼薄,他們只知道入世識大體的才是寶二奶奶的最佳人選,他們永遠不會懂得早已把愛情當成全部的你,一旦失去,生命也會隨之結束。姑娘或許不知,二爺縱然喜歡你超過他人且視你為知己,但他畢竟是“愛博且心勞”之人,總是多情汎愛,愛情在他看來是生命的重心而不是全部,這種不平等,姑娘懂還是不懂?我一直堅持只有純粹的獨一無二的愛情配得上姑娘,所以我可憐的姑娘可否鬆手,少落一滴讓我心疼的淚。

姑娘,你還很幼稚,不懂世俗心計,難討世俗之人歡心,只是沉浸在自己的愛情悲歡和詩詞歌賦裡不能自已。這不怨你,只恨你命太苦,過早失去雙親,過著物質上富足精神上匱乏——長年累月過著填詞作畫、彈琴下棋、拆字猜謎的無聊日子。只單純的愛著寶玉,紫鵑想,這樣一個純粹空靈的孩子,又有誰會忍心傷害你,姑娘放寬些心好嗎?你比不了八面玲瓏、左右逢源深得人心的寶姑娘,而且你也無法忽視二爺對曾對寶姑娘的欣慕,不是嗎?

紫鵑常想,假如老太太實在是太疼愛你,允了你與二爺,姑娘當真當了寶二奶奶,可憑姑娘的性格哪能適應呀!這樣的貴族世家,總是免不了親友應酬、吊賀往還的,而挑起侍奉公婆、管理家務的姑娘不僅要應付婆媳、姑嫂間的複雜關係,還得理清僕婦丫鬟間的糾葛。姑娘向來是鄙夷虛偽和手段的,所以姑娘承擔不起不是嗎?而且二爺和你都得面對的還有——姑娘還要輔佐二爺入仕為官,實在想像不出來,兩個厭惡入世(仕)的人,如何面對長輩們給予的壓力。難道要用著祖輩們留下來的銀兩,天天吟詩作詞、賞月鳴琴過活嗎?這樣的生活恐怕也是姑娘所不屑的。假如老太太考慮到這些,怕姑娘會誤了二爺的一生,從此不准姑娘再與二爺往來,你們可以像司馬相如與卓文君那樣不顧一切嗎?只恐怕姑娘的身子骨也不能同意,姑娘是根本受不了顛簸的,況且二爺也不會是司馬相如,他捨不得園子裡眾多的姑娘們。再者說,二爺與姑娘都過慣了無憂無慮的物質生活,離開後如何生存下去就是你們面對的最大的問題,姑娘、二爺都不比文君、相如可以放下清高當壚買酒,可即便是解決了物質問題的他們,結果也並沒有我們想像中的那樣完美,最後的結局卻是“相如情多,反成薄情,文君有愛,因愛生嗔”。姑娘自是需要人呵護長大的小女子,不該有他們那般結局。

所以有時,相濡以沫,還不如相忘於江湖。只要紫鵑在,姑娘大可不必擔心日後會孤苦一人。若是可以,我和姑娘離開園子這個傷心地,回到姑娘的家鄉,哪怕日後只能“帶月荷鋤歸”,紫鵑也定不會讓姑娘受苦,只要姑娘不再枉凝眉、空牽掛;不再看花洒淚空傷神、望月長吁戀凡塵,負了紫鵑的一片苦心,紫鵑願意守著姑娘一生。若姑娘幸運,能遇到真心待姑娘的好人家,但願姑娘不要嫌棄。二爺若是知道姑娘有個好去處,即使意難平,也定能與日後的寶二奶奶舉案齊眉。要是姑娘當真忘不了二爺,又厭惡世俗之人,紫鵑願隨姑娘一起,剪了那三千煩惱絲,從此青帳古燈長伴,便真要阿彌陀佛了!

“莫怨東風當自嗟”,姑娘是聰明之人,又何苦呢。别担心は必ず勉 运命揃を振 最後の選択し 人生はの今日 It’s 40 years since the first Northern Soul ‘all-nighter’ was held at Wigan Casino in the north of England flooding in Chertsey, Surrey Who were passengers? per thousand cubic metres of gas. 傷心之餘也在感慨生命的脆弱! 憨实の霊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